香格里拉——騎馬穿越雪山冰湖

2023-2-27 14:30|來(lái)自: 《馬術(shù)》2019年12月刊

摘要: 在迪慶藏族自治州首府所在地——香格里拉,有一條去哈巴雪山觀(guān)看黑湖的古道,我們或騎馬,或徒步前行。沿路的高山植被、冰川雪水、燦爛星空會(huì )告訴你什么是真正的香格里拉。這是陸地上最古老、最美麗、最高的路。天知 ...


在迪慶藏族自治州首府所在地——香格里拉,有一條去哈巴雪山觀(guān)看黑湖的古道,我們或騎馬,或徒步前行。沿路的高山植被、冰川雪水、燦爛星空會(huì )告訴你什么是真正的香格里拉。這是陸地上最古老、最美麗、最高的路。天知道為了翻越雪山我們付出了怎樣的代價(jià),但是我贊同洛克說(shuō)的:“不要讓我碌碌無(wú)為地老死在工作間里,我寧可死在這條壯麗無(wú)比的朝圣路上?!?/div>

香格里拉,理想照進(jìn)現實(shí)

1626年春季的一天,在葡萄牙南部的小鎮法魯,傳教士卡布萊爾在自己簡(jiǎn)樸的家中仔細地將家具蓋上防塵罩布,輕輕地拉上所有的窗簾,走出了狹長(cháng)的門(mén)廊,走向東方,他要跨越萬(wàn)水千山,尋找香格里拉;法國探險家約瑟夫·洛克從1922年到1949年,多次往來(lái)于云南香格里拉等地,他身穿藏裝,精通納西文和藏文,與當地貴族、頭人、土司稱(chēng)兄道弟,他將這些故事寫(xiě)成《永不磨滅的風(fēng)景香格里拉——百年前一個(gè)法國探險家的回憶》,在西方世界引起了巨大轟動(dòng)。 

還有同樣來(lái)自葡萄牙的傳教士卡瑟拉,來(lái)自美國的藏學(xué)家洛佩茲,來(lái)自俄羅斯的探險家尼古拉·羅列赫……從17世紀20年代開(kāi)始,一批批來(lái)自歐洲、南亞、中亞的人們,以傳教、探險、游歷等方式,像著(zhù)了魔似的涌向云南香格里拉等地,尋找著(zhù)夢(mèng)中的歸屬地。而我也被這些精彩的故事所吸引,由他們牽引著(zhù)我,踏上了這趟尋夢(mèng)之旅。 

在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首府所在地——香格里拉,那里的峽谷蜿蜒壯闊,晶瑩剔透的雪山上布滿(mǎn)冰川湖泊,寬廣的草甸如綠絨毯子一般柔軟,金碧輝煌的喇嘛寺廟里晨鐘暮鼓 , 余音繞梁,驛道、溜索和馬幫遍布其中,多種民族和平地混居在一起,人與自然融洽相處。這里契合人們對于香格里拉的一切想象。

我第一次去香格里拉是在2018年的4月,那一次我們以康巴漢子白瑪多吉先生創(chuàng )立的松贊精品酒店和松贊環(huán)線(xiàn)作為索引。那是一條以酒店為基礎,在香格里拉地區開(kāi)辟的一種特別的玩法 : 從松贊綠谷到松贊梅里,從松贊茨中到松贊奔子欄再到松贊塔城,我們住在寺廟里,住在雪山邊,住在葡萄園,住在山谷邊,以極其舒適的方式,感受著(zhù)藏族的傳統和文化。這次的旅行無(wú)疑讓人終身難忘,可是在我心里始終有一個(gè)愿望—騎馬走一次茶馬古道。

茶馬古道,作為地球上最高、最長(cháng)且充滿(mǎn)風(fēng)險的商道,是最適合進(jìn)行戶(hù)外探險的旅行線(xiàn)路之一。據說(shuō)20世紀30年代在云南生活過(guò)的法國探險家約瑟夫·洛克每次踏上征途的時(shí)候,都會(huì )帶上各種史書(shū)典籍、天文觀(guān)測設備以及美酒佳釀,將對美景的享受發(fā)揮得淋漓盡致。茶馬古道加馬幫冒險,想想都充滿(mǎn)了浪漫色彩。我們也想帶上漂亮的帳篷、地毯;精致的銀制餐具、燭臺;溫暖的藏飾火爐、美味的牛羊肉,以騎馬重走茶馬古道的方式向古老的商隊和偉大的探險家致敬。

初抵高原,哈巴村里載歌載舞

5月中旬,我們的飛機抵達香格里拉,一出機場(chǎng),就看到了我們這次行程的領(lǐng)隊周振強,在他的安排下我們在古城中的藏式酒店桑珠別院小住一晚,以適應高海拔的地理環(huán)境。這里的海拔落差高達5254米,直接從低海拔地區空降到這里的人難免都會(huì )產(chǎn)生高原反應。你說(shuō)你身強體壯、熱愛(ài)運動(dòng)?這些在平原上的優(yōu)點(diǎn)到了這里只會(huì )給你幫倒忙。在香格里拉,吃飯、走路、說(shuō)話(huà)都要慢條斯理,稍微飛奔幾步就會(huì )因為缺氧而導致胸悶、頭暈、氣短。第一個(gè)晚上往往非常難熬,大腦因為缺氧而疼痛難忍,身心疲憊卻又無(wú)法入睡。還好在第二天我的這種情況就得到了緩解。

清早起床,推開(kāi)房門(mén),發(fā)現之前還是艷陽(yáng)天的香格里拉下起了小雨,抓緊時(shí)間吃了幾口作為早餐的云南米線(xiàn)之后,我們收拾好行李驅車(chē)駛向哈巴雪山腳下的哈巴村。我們的司機扎西大叔是一個(gè)皮膚黝黑、身材壯實(shí)的藏族人,性格里透著(zhù)一股子康巴漢子特有的豪爽和實(shí)在。扎西大叔雖然少言寡語(yǔ)但是自帶導航,一路上山路崎嶇,我們坐在后座上頭暈目眩,但是扎西大叔卻穩如泰山,如果正好路過(guò)的某個(gè)山坡上開(kāi)滿(mǎn)了高山杜鵑,他還會(huì )細心地提醒我們觀(guān)看。

2個(gè)小時(shí)后,我們抵達了位于哈巴雪山西面山腳下的哈巴村。這是一個(gè)以納西族為主的自然村落,云集著(zhù)前來(lái)攀登哈巴雪山的登山客。哈巴雪山,主峰海拔5396米,四座小峰環(huán)立周?chē)?,山頂終年冰封雪凍,遍布著(zhù)眾多高山冰湖群。我們這次就是以騎馬的形式從哈巴雪山北面的小峰出發(fā),尋找美麗的冰湖——黑湖。 

我們在哈巴村的住處,是馬幫里和馬鍋頭的家。馬幫主要由馬鍋頭和趕馬人組成。馬鍋頭是馬幫的首領(lǐng),他是趕馬人的雇主,直接領(lǐng)導馬幫的運輸活動(dòng)。每次上路,馬鍋頭和趕馬人各司其職,該走就走,該停就停,井然有序。和馬鍋頭的馬幫里的馬都是從附近村子里征集來(lái)的,趕馬人也都是住在附近的納西族小伙。我們去的時(shí)候并沒(méi)有見(jiàn)到和馬鍋頭和馬幫,聽(tīng)周振強領(lǐng)隊說(shuō),因為山路崎嶇,馬幫的馬匹有限,沒(méi)有辦法一次性把物資和我們一趟運送上山,所以和馬鍋頭提前兩天就帶領(lǐng)著(zhù)馬幫把帳篷、食物等物資運送到了位于4000米左右的一個(gè)高山牧場(chǎng)上。我們就在和馬鍋頭家稍作休整,明天一早騎馬上山。

吃了和馬鍋頭媳婦煮的酥油茶和燉的尼西雞之后,我們感到心滿(mǎn)意足。頂著(zhù)圓鼓鼓的肚皮,我溜達到村里散步,發(fā)現這里基本上家家戶(hù)戶(hù)都擁有幾間干凈敞亮的磚房,一個(gè)種滿(mǎn)花朵的小院,有的院子里還養著(zhù)幾只肥嘟嘟的黑豬。有時(shí)偶遇一個(gè)本地的村民,他們會(huì )親切地和你打招呼,問(wèn)你從哪里來(lái),是不是要去攀爬哈巴雪山。我遇見(jiàn)一個(gè)穿著(zhù)傳統納西族服飾的老奶奶,她好像剛剛砍柴歸來(lái),背上背著(zhù)一大捆干柴,看到我和她打招呼的時(shí)候露出羞怯的笑容,慌忙地躲開(kāi)了。待我散步回到和馬鍋頭的家,發(fā)現院子里點(diǎn)燃了一堆篝火,一群身著(zhù)納西族傳統服飾的女人們圍著(zhù)篝火載歌載舞好不歡樂(lè )。我細細一看,其中舞姿最為曼妙的居然是剛剛我在路上偶遇的那位背著(zhù)柴火的老奶奶呢!聽(tīng)著(zhù)動(dòng)人的歌聲,望著(zhù)跳動(dòng)的火焰,我開(kāi)始期待起明天的旅程。

騎馬前行,走向神奇山脈

清晨,我們順利和馬幫會(huì )師。馬幫的馬匹數量和趕馬人數會(huì )根據每次去的客人的數量進(jìn)行調整,這一次我們馬幫共有12匹馬,6個(gè)趕馬人。一個(gè)人分配2匹馬1個(gè)趕馬人,騎1匹馬,另1匹負責托運行李,趕馬人負責牽馬以及保護你的安全。趕馬人承擔著(zhù)馬幫的大部分雜活累活:每天早晚要生火做飯,早上上馱,下午下馱,要收、搭帳篷,晚上睡到半夜還要爬起來(lái)看看騾馬有沒(méi)有跑失。趕馬人每天不管多苦多累,都要伺候好騾馬,一日三餐,要先讓騾馬吃好,然后才輪到打發(fā)自己。

馬幫多使用母馬和公驢雜交所生的騾子作為運輸工具,它們體格不大,性情溫順,負重能力強。雖然它們的爆發(fā)力與奔跑速度無(wú)法跟馬匹相比,但它們的耐力卻遠在馬及毛驢之上。馬幫頭騾的選擇十分講究,它體型高大健壯,反應靈敏,進(jìn)藏經(jīng)驗豐富。馬幫把頭騾打扮得非常漂亮,它身披錦鞍銅蹬,脖懸響鈴,尾系紅絲絳。走在路上,馬幫頭騾的響鈴聲能傳出很遠。

看著(zhù)馬幫這數十匹馬,我早已經(jīng)在心里默默地定下了最喜歡的那匹。選定馬匹之后,自然有負責照看這匹馬的趕馬人來(lái)為你牽馬。為我趕馬的師傅居然也姓和,問(wèn)過(guò)之后才知道,納西族以前沒(méi)有姓氏,只有梅、禾、樹(shù)、葉四個(gè)氏族,后貴族賜姓木,平民賜姓和。和師傅給我簡(jiǎn)單講解了山地騎馬的要領(lǐng)后,馬幫就啟程了。

因為之前在新疆的草原上騎過(guò)馬,所以這次我也很有信心,但是萬(wàn)萬(wàn)沒(méi)想到的是,在平原上的策馬揚鞭和在山地上的騎馬完全不同。聽(tīng)趕馬的和師傅介紹,這條路曾經(jīng)是當地人趕馬運送物資或者上山采摘菌子、藥材的,因為道路崎嶇難行,所以知道的人很少。馬匹在前行的過(guò)程中,除了要不停地向上攀爬高山,還要躲避一路上的碎石、溪澗,有的道路甚至還不足1米寬,旁邊就是陡坡峭壁,看一眼都把人嚇得魂飛魄散。在這種情況下,只能完全信任自己的馬了。

不到20分鐘,我就完全學(xué)會(huì )了如何駕馭在高地上行走的馬匹,終于可以騰出自己的視線(xiàn)好好享受一下沿路的風(fēng)景。我們騎馬穿過(guò)葉松、冷杉、杜鵑花組成的森林。

5月的哈巴雪山,正是高山杜鵑怒放的時(shí)候,有時(shí)一個(gè)轉角就能看見(jiàn)一大片高山杜鵑花海。隨著(zhù)馬背起起伏伏的顛簸,眼前的花海也似海浪般涌動(dòng)起來(lái)。遠處是連綿的雪山,近處是一眼望不到邊的花海,耳邊是馬幫鈴鐺的清脆回響,累了就尋一處清澈的溪澗在旁邊煮一壺熱乎乎的酥油茶,好不愜意!一路同行的扎西大叔自豪地對我說(shuō):“怎么樣?這里就是真正的香格里拉吧?這樣的旅行才叫自由呢!”此刻我發(fā)現自己的手機已經(jīng)全然失去了信號,也好,索性來(lái)一個(gè)與文明世界的完全脫節。

攀爬冰川,邂逅最美冰湖

傍晚時(shí)分,我們的馬幫在位于海拔4000米處的高山牧場(chǎng)露營(yíng)。我們抵達時(shí),帳篷已經(jīng)搭好。遠遠望去,在森林中的一塊空地上,3頂小的鐘形帳篷環(huán)繞在一頂大的鐘形帳篷周?chē)?頂小的鐘形帳篷是我們晚上住宿的地方,可容納2至4位客人,里面布置有墊子、藏式毯子、雙人床、床單、床罩、燭臺、取暖爐、鏡子、洗臉盆、熱水保溫瓶和毛巾。大的鐘形帳篷是餐廳,能容納10位客人用餐。餐廳帳篷裝飾有地毯、桌布、布餐巾、燭臺、油燈和盤(pán)子,很是優(yōu)雅。

夜晚來(lái)臨,整個(gè)森林溫度驟降,陷入一片漆黑的同時(shí)變得寂靜無(wú)聲。我們在帳篷里燒起取暖爐,點(diǎn)起蠟燭,煮上了藏式的銅火鍋。牦牛肉、各種菌子、火腿青菜等應有盡有,最妙的還有從塔城特別帶來(lái)的上等冰酒。吃著(zhù)熱乎乎的火鍋,抿一口酸酸甜甜的好酒,聊著(zhù)人生難得的際遇,酒足飯飽后從帳篷里出來(lái)望見(jiàn)漫天的繁星,遠處我們的馬兒在草地上悠閑地吃草,馬鈴鐺在寒風(fēng)的吹拂下叮當作響,這樣的夜晚實(shí)在珍貴。 

在帳篷里踏踏實(shí)實(shí)得睡了一夜之后,我們準備騎馬上山邂逅美麗的冰湖。在馬隊前進(jìn)的過(guò)程中,我的趕馬人和師傅還意外收獲了一株珍貴的菌子。他開(kāi)心地告訴我,哈巴雪山上隱藏著(zhù)很多像蟲(chóng)草、貝母、珠子參、天麻、雪蓮這樣的名貴藥材以及各種美味的菌子,當地人每到恰當的時(shí)令就會(huì )進(jìn)山采摘,運氣好的話(huà),收獲頗豐。

說(shuō)話(huà)間,我們就抵達了海拔4700米左右的地方。再往上的山路因為天氣的原因,冰雪還沒(méi)有完全融化,懸巖披掛著(zhù)冰瀑,積滿(mǎn)白雪,馬匹上去容易腳下打滑發(fā)生危險,所以馬匹留在原地休息,我們徒步攀登上山。領(lǐng)隊周振強在前方探路,我們小心翼翼地踩著(zhù)他的腳印前進(jìn),生怕一不小心踩到積雪深厚的地方滑倒,最后終于在30分鐘后抵達了黑湖。 

眼前的景色讓人豁然開(kāi)朗,贊嘆不已。被眾多雪峰環(huán)繞其中的黑湖幽深神秘,湖面還漂浮著(zhù)未解凍的浮冰,湊近了看居然還能發(fā)現湖中極多的雪魚(yú)。盡管湖邊不時(shí)狂風(fēng)暴雨,我們依然貪戀眼前的美景不肯離開(kāi)。穿著(zhù)羽絨服、登山鞋、防風(fēng)外套,拿著(zhù)登山杖還凍得瑟瑟發(fā)抖的我突然看見(jiàn)在山腳下休息的趕馬師傅也爬了上來(lái),眼見(jiàn)著(zhù)他們穿著(zhù)一個(gè) T 恤和一個(gè)極薄的外套,嘴里還吆喝著(zhù):“好熱啊,我們上來(lái)透口氣?!蔽业男睦镆彩悄貫樗麄冐Q起了大拇指。 

馬幫每次踏上征程,就是一次生與死的體驗之旅。茶馬古道的艱險超乎尋常,然而沿途壯麗的自然景觀(guān)卻可以激發(fā)人潛在的勇氣、力量和忍耐力,使人的靈魂得到升華。在這條道路上行走,通過(guò)馬幫一步步看到的瑰麗風(fēng)景,是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烙印在我心底的福田妙國。

文/王守娟 圖/周振強

©2011-2025  馬術(shù)在線(xiàn) (京ICP備11042383號-3)     E-mail:horsemanship@vip.sina.com

返回頂部